沥烬

△李杜超短篇
△忙里偷闲,言不表意

李白不说话,气氛便彻底冷了下来。

临别几日,悲伤呜咽盘旋。杜甫不是及时行乐的性格,故态度一天天消沉下去,终至于相对无言。

李白自顾自地喝着凡间的酒,杜甫则专注地誊抄着仙人的诗。

十五的满月拖着臃肿的身躯爬上天空,投出不灭的光。


那壶酒喝得见底,李白终于将目光投向了石桌上散乱的诗稿——大都是些醉篇,写得龙飞凤舞潦草无章,好多字他自己都未必认得,有的纸张甚至沾上了酒渍洇成一片,难为杜甫能一一确认。

不过也对,自己喝醉时,那人总还是清醒的。


子美似乎始终都是清醒的。

这么想着,他的心似乎被握住了,滞而发胀;这么想着,他竟却生出要安顿下来的想法。

或许他真的喝得太醉了。

△后续……有但我真心不一定写
△李杜纪念lo上第一条

△哎呀好好多错别字我改改

△收到的每个爱心都让我好感动。躺倒。